当前位置:首页 > 测试文章 > 正文

妖怪者,盖精气之依物者也

妖怪者,盖精气之依物者也。气乱于中,物变于外。形神气质,表里之用也。本于五行,通于五事。虽消息升降,化动万端,其于休咎之征,皆可得域而论矣。

StockSnap_MHYHANF1PP.jpg

夏桀之时,厉山亡。秦始皇之时,三山亡。周显王三十二年,宋大丘社亡。汉昭帝之末,陈留昌邑社亡。京房《易传》曰“山默然自移,天下兵乱,社稷亡也”故会稽山阴琅邪中有怪山,世传本琅邪东武海中山也。时天夜,风雨晦冥,旦而见武山在焉。百姓怪之,因名曰怪山。时东武县山,亦一夕自亡去。识其形者,乃知其移来。今怪山下见有东武里,盖记山所自来,以为名也。又交州脆州山移至青州。凡山徙,皆不极之异也。此二事,未详其世。《·金縢》曰“山徙者,人君不用道士,贤者不兴。或禄去公室,赏罚不由君,私门成群,不救。当为易世变号”说曰“善言天者,必质于人。善言人者,必本于天。故天有四时,日月相推,寒暑迭代。其转运也,和而为雨,怒而为风,散而为露,乱而为雾,凝而为霜雪,立而为蚳晃。此天之常数也。人有四肢五脏,一觉一寐,呼吸吐纳,精气往来。流而为荣卫,彰而为气色,发而为声音。此亦人之常数也。若四时失运,寒暑乖违,则五纬盈缩,星辰错行,日月薄蚀,彗孛流飞,此天地之危诊也。寒暑不时,此天地之蒸否也。石立土踊,此天地之瘤赘也。山崩地陷,此天地之痈疽也。冲风暴雨,此天地之奔气也。雨泽不降,川渎涸竭,此天地之焦枯也”

商纣之时,大龟生毛,兔生角。兵甲将兴之象也。周宣王三十三年,幽王生。是岁有马化为狐。晋献公二年,周惠王居于郑。郑人入王府,多脱化为蜮,射人。

周隐王二年四月,齐地暴长,长丈馀,高一尺五寸。京房《易妖》曰“地四时暴长。占:春夏多吉,秋冬多凶”厉阳之郡,一夕沦入地中而为水泽,今麻湖是也。不知何时。《运斗枢》曰“邑之沦,阴吞阳,下相屠焉”

周哀王八年,郑有一妇人,生四十子。其二十人为人,二十人死。其九年,晋有豕生人。吴赤乌七年,有妇人,一生三子。周烈王六年,林碧阳君之御人,产二龙。

0

发表评论
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